关于我们

在线下单

联系我们

公司介绍 COMPANY INTRODUCTION

  老夫人不掌大权已经很久了,但看到唐姨娘那张脸,她还是于心不忍:“请府医来,替姨娘瞧瞧伤,务必要治好了。”又对刑氏说,“老大媳妇,你来。”

  叶榕正坐着凝神细想,外头忽然传来一些细碎的响动声。想着该是魏昭回来了,叶榕忙起身迎了出去。

  将魏二夫人的神色一一瞧在眼中后, 叶桃心中十分畅快。但面色,却显得凝重。

  女人一旦较真起来,即便是素日里端庄大方又宽宏大量的,也是招招逼人句句见血,让人毫无招架之力。

  感情的事情,原不该以貌取人,但若是顺王不喜欢,便又得另当别论了。

  越是逼迫自己不去想,那画面便越是清晰。颀长的身形,窄瘦的腰,肌理分明的胸,修长的腿……叶榕觉得尴尬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