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福圣的晚年

  •   见这阵容,叶榕吓了一跳,忙就要大步走过去,却被魏湘拉住了。
  •   事已至此,叶世子知道,多言无益。
  •   “陛下……”贤妃委屈得很。
  •   叶榕细细想过方才的事情,便蹙了眉心说:“外祖母跟母亲这会儿应该是谋划着如何把父亲养姨姐为外室那件事情继续散播出去。到时候,就说是唐家人传的。就今儿唐统那表现,我们家老太太肯定信。”
  •   叶萧却理都没理蜜饯,直接冲进了书房。见妹妹与魏昭相隔甚远,且两人看起来面色都如常,叶萧这才稍稍松了口气。。